免费发布信息

百年会德丰私有化成功,船王家族从“弃船上岸”开始的资本博弈

   日期:2020-06-20     作者:船海装备网    浏览:224    评论:0    
核心提示:6月18号,是会德丰股份在联交所的预期最后交易日。“公司(会德丰)今天可能举行最后一次股东会”会德丰集团主席吴宗权讲道——

6月18号,是会德丰股份在联交所的预期最后交易日。


“公司(会德丰)今天可能举行最后一次股东会”会德丰集团主席吴宗权讲道——众多媒体在6月16日引用了这一画面的记录,随后在当日晚间,会德丰公告称,企业的私有化协议以99.87%的赞成票获得通过。这标志着,这家始建于1857年、股票代码为“00020”的百年老店,将彻底告别香港资本市场舞台。会德丰于联交所的上市地位将于2020年7月27日(星期一)上午9时正式撤销。

百年会德丰私有化成功,船王家族从“弃船上岸”开始的资本博弈

五年前吴宗权从父亲吴光正手中接过家族企业物业地产业这一支线(会德丰与九龙仓),五年后主导了“母公司”会德丰的私有化,有媒体形容他是最能干的“富二代”,但这显然是对这个庞大家族太缺乏了解。事实上,吴光正接手的是其岳父船王包玉刚的一部分财产,并以青出于蓝之势发展壮大,而包玉刚也并非如坊间描述般白手兴家,而是立足于他父亲包兆龙打下的基础再作发展。因此,吴宗权何止是“二代”,而是一个现代亚洲财富家族中少有传承超过三代的庞大家族的第四代传人。


而谈及这次新闻的主角,百年老店会德丰,还要从缔造这个传奇家族的核心人物,船王包玉刚“弃船上岸”说起。

百年会德丰私有化成功,船王家族从“弃船上岸”开始的资本博弈

船王上岸,资本博弈


包玉刚是浙江宁波人,早年做过银行经理,1949年到香港开始做进口贸易,涉及船运;1955年创设环球有限公司,经营印度至日本间煤炭运输,后又与日本造船业、金融业、香港汇丰银行等合作,渐著名扬航运界;1967年中东战争石油危机中扩大船队;到1978年,包玉刚的海上王国达到了顶峰,稳坐世界十大船王的第一把交椅,香港十大财团之一;至1981年底,拥有船只210艘,总载重吨位2100万吨,睥睨群雄。


也正是在航运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包玉刚察觉到了航运危机的苗头,决定通过多年来商海搏杀的经验与人脉,从航运“登岸”套现并转型,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包玉刚与会德丰有了第一次大规模的密切接触。在包玉刚大量出售船只时,会德丰参与了购入大量船队,而这一错误判断,终令会德丰在1983年录得6000万元亏损。对照之下,包玉刚以贱价出售大量船队,甚至不惜拆毁油轮作废铁出售,到1986年时他的船队已减至65艘,载重量800万吨,只及全盛期的四成。


随后在包玉刚博弈怡和洋行、李嘉诚、汇丰银行,于众家资本龙头手中抢下香港热门货运港九龙仓(后九龙仓在吴宗权执掌期间拆分为九龙仓置业和九龙仓集团),成为了香港房地产巨擘,为日后的“收租”生意打下了基础时,会德丰也由于对市场判断偏差、前景信心不足、营商手法过于保守,迫入求售清盘的边缘。


会德丰原本是由著名华商张祝珊后人张玉良及犹太世家马登家族为两大主要股东,两家多年来每多争执,本已貌合神离,彼时已经均有退股之意。1985年2月14日下午会德丰突然停牌,宣布新加坡富商邱德拔已由马登家族手上收购13.5%投票权的股票,同时提出全面收购建议。张玉良认为被马登出卖,故将股权转让予包玉刚,并要求包玉刚一定会要完全控制会德丰,不容对手反收购。


在包玉刚一系列资本运作的重拳出击下,仅仅一个月后邱德拔就彻底败下阵来,当年3月15日宣布接受包玉刚收购建议,套现回新加坡继续发展家业。尽管资产规模远逊于九龙仓,但经过一系列重组之后,会德丰成为九龙仓系的控股公司,不仅形成了会德丰以小控大的格局,也成为了包玉刚地产系资产中的旗舰。正是在收购九龙仓和会德丰的两场资本战中,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吴光正第一次正式跟随岳父走到了台前。


吴光正在岳父“弃船上岸”的过程中披甲上阵,协助岳父收购九龙仓和会德丰的种种行动,不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与才干,赢取岳父信任,更加获得了充实的商场征战实际经验,对建立自己具胆识、有魄力、能应变的未来领导地位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女婿们的接班路径


在此之后,健康每况愈下的包玉刚开始系统的安排庞大家族的传承事项,由于一生只有四个女儿没有儿子,包玉刚最终决定将家族财富相对均分给四个女儿,并由四个女婿步入前台执掌企业管理权,女儿们隐于背后持有财富的控制权。


长女包陪庆与长婿分得环球航运的航运航空生意,次女包陪容与次婿吴光正分得会德丰与九龙仓的物业地产生意,三女包陪丽与三婿分得了贸易生意,四女包陪慧及四婿(后离异)分得了金融投资生意,让各人拥有属于本身的生意或事业,大家互不干涉。尽管后两者的生意并非上市企业,坊间对其发展所知不多,但其接班后的发展,其实应该并不逊色。


为了更好地保护女儿们能够享受到的财富权益,包玉刚成立了五个家族信托基金,一个作为整个家族的主体,另外四个则由四个女儿和女婿管理,掌控各自旗下的企业。包玉刚在各女儿的家族信托中,加入重要条文,规定控制权留在女儿手中,企业管理则全权交由女婿负责,即如传统所说的“男主外、女主内”,或东家与掌柜各有权责,当然亦如西方管理学所强调的“控股权和管理权分家”,让女儿有最好和最实质的保障,女婿则像女儿的专业管理人般,代其统管业务,女儿不干扰丈夫的管理,只是收取权益,这样的夫妻一体模式,实在可以发挥巨大效果。


学习岳父的治家智慧


当我们再将视野集中在吴光正身上,并探讨其如何安排子女——他与太太包陪容共育有两女(吴宗明、吴宗恩)一子(吴宗权)的接班问题时,不难看到在他在岳父身上汲取的治家经验。按吴光正的说法:“分家是一门艺术……子女分家后,不论好坏,各自负责,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冷暖自知”。


在吴光正心目中,分家并非强调刻板的、绝对化的“均分”,而是按性质与现实条件分配,让彼此均可尽展所长。在这个原则的主导下,吴光正将主要的物业地产业(会德丰与九龙仓)留给儿子吴宗权,百货零售生意——连卡佛(Lane Crawford)及载思时装(Joyce Boutique)——交给女儿吴宗恩,另一女儿吴宗明则按其兴趣分给她其他资产。这样的安排,一方面可调动子女的积极性与责任感,另一方面则可直接化解太晚分家所埋下的亲人日后反目争产危机,至于背后的思考或原则,明显与包玉刚当年的安排并没二致。

百年会德丰私有化成功,船王家族从“弃船上岸”开始的资本博弈

百年老店的未来


吴光正家族计划将家族企业私有化,是在今年二月份就已经传出的,最初外界猜测的是家族将私有化九龙仓集团,而出乎市场意料的是,吴光正选择了直接私有化母公司德丰。有业内人士透露,除了被市场低估以外,九龙仓集团与会德丰之间的香港地区业务冲突是其私有化的一个主要原因。


会德丰于公告中表示,此次私有化旨在消除公司长久以来在现时控股架构下的控股公司折价,并藉此为股东释放价值。会德丰被私有化后,仍将拥有两家合计超过1500亿港元市值的独立上市平台九龙仓置业以及九龙仓集团。


按照现阶段的企业经营预测,业内人士认为,未来吴光正家族所执掌的这三家大型公司,将会对主体业务再次细化区分,会德丰集团将主要在中国香港以及新加坡从事地产投资及发展;九龙仓集团将主要在中国内地从事地产发展及投资,以及于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范围内从事对非地产业务;九龙仓置业更像一个单纯持有香港的优质收租物业的房地产信托基金。


 
标签: 会德丰股份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